西瓜是只咩

真的是鬼故事

【fb】锁(1)

卡文了,要么写番外要么开新坑😂😂我选择新坑

帐越欠越多...

————————————————————————

  尴尬,想死。
  
  
  从踏上电梯的这一刻起我就知道我的脸色一定非常难看,要是知道会在这里遇见他,我肯定告诉kit今天不来了。
  
  
  等待楼层到达的时间太过漫长,可能是怕坐在轮椅上的男孩子等的无聊,他俯下身对他说了什么,对方果然噗嗤笑了出来。
  
  
  他们轻声的相互交谈,终于在数字变到12的时候出去了。电梯门关上的时候我的心才安安稳稳的落下来。
  
  
  还好,根本就没发现是我。
  
  
  一边庆幸一边又有点莫名其妙的失落,最近我也搞不懂自己了。
  
  
  嗯,我们就暂时称他为f先生好了——原谅我实在没有勇气叫出他的名字,这也是接下来我要解释的。
  
  
  由于工作的原因多年以来我住在f先生的大宅里,时常会联系,我们并不亲近,只是遇见之后会相互点头的感情,私下里的交谈绝对不超过30句话。
  
  
  这个数字本来还会更少,因为一周前的那件事它才突破了两位数。
  
  
  我当时可能喝的有点多,迷迷糊糊的就在宅子里乱窜,不知道怎么的就进到了f先生的会客室。当时他正在和那个可爱迷人的男孩子yo聊天,而我发起了神经,冲上去就噼里啪啦的质问他为什么要和别的人这么亲近我也想要就抱着他开始哭。
  
  
  后来发生了什么我记不太清了,但是到这就够了。
  
  
  我猜他应该是很喜欢yo的,因为以前有好多次我都被指示去保护他,原本不该我们做的,yo的家庭可以给他绝对的保护,可是f先生并不放心。
  
  
  我可以理解,yo真的是甜蜜温柔又善良的孩子,就像一个小天使一样,没有人会不喜欢他,如果有机会我都想去追求他!
  
  
  扯远了。
  
  
  总之我害他被喜欢的人误会了。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我还去跟他道歉,问他要不要我去和yo解释。他心情并不好,直接摆摆手回绝了,没有说一句话。
  
  
  我只要一想起他的脸就会觉得耳朵烧的慌,太太太尴尬了,我知道我们的合作也到了该终止的时候了。
  
  
  提交辞职报告之后休息了没两天,我又接到了kit的电话,我问他怎么了他只叫我过来,这就是为什么我现在出现在医院的原因。
  
  
  22楼,到了。

卡文了,啥都写不出来😭😭

【all cp】失算(14)

ooc,乱写一气!

想着甜甜的恋爱故事但是本人甚至周围绝大多数朋友都母胎solo🖐🏼🖐🏼写不出来,全靠瞎编,这个故事陷入了僵局。

凑合看吧

————————————————————————

  受到分化和波动期的影响beam已经连着请了好几天假,在这期间落下了不少课还攒了一大堆作业。于是在这个周五的晚上,他不得不和kit相约,抱着厚厚的课本来到综合楼。
  
  
  为什么是综合楼?因为不论是教学楼还是图书馆都太容易被forth发现了!更不要提宿舍已经完全沦为了他不(xun)务(huan)正(zuo)业(le)的场所,beam现在一回去就觉得屁股好像在痛。
  
  
  绝对不能再这样下去!作业再不写就快被当掉了!
  
  
  下定决心的beam找了个角落坐下来,在综合楼的9层,身后是巨大的玻璃墙体,这里视野开阔,能够把大半个学校都收入眼底。前面一大片地方不知道是什么社团之类的在准备活动,桌边坐满了人,大家都在忙自己手上的事,虽然也有在聊天但是声音并不大,只要手机静音,戴上耳机就可以安静的学习,也不会有人注意到他。任forth无论如何都想不到他会躲到这来。
  
  
  计划完美。
  
  
  beam如痴如醉的写作业,丝毫没有察觉到有人不时的朝这边张望,直到有人坐到了他的对面。
  
  
  “请问,是医学院的p'beam吗?”
  
  
  说话的是一个大眼睛的男孩子,声音温柔,笑容甜甜的,手机还抓着手机。
  
  
  嘻嘻嘻真是太萌啦!
  
  
  beam心里美滋滋,对自己的魅力进行了肯定。
  
  
  即使是omega,也是英俊帅气能够迷到可爱学弟的omega!
  
  
  于是beam点点头,露出微笑。
  
  
  “我叫pek。”
  
  
  他看起来很开心,眼睛都亮晶晶的。
  
  
  “你应该不认识我,但是我认识你哦!”
  
  
  这个时候beam还没有多想,因为按照他以前的行事作风,以及身为pha的好友这一点,学校里能有好多人都认识他。
  
  
  “呐,现在我们不就相互认识了吗。”
  
  
  pek点点头,“p'beam,我真的好崇拜你,我还从来没见过敢在我妈妈的科目考38分的学生呢!”
  
  
  beam一口老血喷了出来。
  
  
  这个,难道是大白鲨老师提过的,她还在念高三的儿子?!
  
  
  38分又是什么鬼?!!他记得kit告诉他说他及格了呀!
  
  
  也许是他下意识的瞪大眼睛取悦了对方,pek愉快的笑起来。
  
  
  “对不起p'beam,我开玩笑的,你是76分,不是38分。”
  
  
  他眨巴眨巴眼睛,beam默默摆摆手。
  
  
  吓死爸爸了。
  
  
  他们又聊了一阵,从‘其实我妈还挺喜欢你'聊到‘高三不用上晚课吗?'。就在不知不觉之中,又有人站在了他们旁边。
  
  
  这一次是一个高个子的女孩子。长发!细腰!大长腿!完全是beam的pick!
  
  
  “请问,是医学院的p'beam吗?”
  
  
  得到肯定回答之后,她微微一笑,“p'forth说要你接他电话。”
  
  
  beam:什么p'forth?你真的不想要我的电话吗???
  
  
  
  
  刚从电梯出来就听见一年级们冲破天际的尖叫声,不论是a是b还是o,都挤在一起叽叽喳喳,他们的目光齐刷刷的看着一个方向——俯下身的熟悉背影,以及被亲吻的老铁beam!
  
  
  kit崩溃的捂住眼睛,脑海中不由自主的回想起前两天不长心的去beam宿舍拿笔记直接推门进去看到的场景。
  
  
  咦!快忘掉快忘掉!
  
  
  装作不认识这两个人的站在人群中,等到他们走上电梯,kit才自己找位置坐下来。
  
  
  切,他还有话要和beam讲的。
  
  
  手机停在ming的line界面,他的心好像还在冒着奇异的泡泡,咕噜咕噜,甜蜜的样子把一切都填满。
  
  
  很早就和beam约好晚上要一起写作业,白天的时候还是跟着pha一道去竞赛处看排练,比赛时间将近,所有人都很紧张。
  
  
  这一支舞kit已经看了很多遍,但是今天他的目光却总是停留在ming的身上。这个人好像有什么奇怪的力量,让kit一而再再而三的为他打破自己的界限。
  
  
  虽然像个小孩子一样,总是很缠人又爱撒娇,动不动就提一些乱七八糟的要求,可是并不让人觉得讨厌。
  
  
  kit知道自己的性格大概是有一点急躁,很多时候没耐心的吼了他就会装作一副委屈的样子,过不了多久就又笑嘻嘻的跟上来。有时他也搞不清楚是自己在包容ming还是ming在包容自己。
  
  
  下午有在竞赛处负责活动的同班同学拜托他帮忙,kit自然是义不容辞的答应了。和pha一起忙了好久终于完成,一个小时前他还在休息室睡觉。
  
  
  凳子有些硬,睡起来并不舒服,迷迷糊糊之中感到有东西拂过他的眼睛。
  
  
  很轻,有点痒,kit几乎以为这是他的幻觉。
  
  
  直到手掌拍上去,惊觉真的有人的kit才睁开眼。
  
  
  ming捂着额头委屈巴巴的蹲在他身边,“p'kit!都打红了!”
  
  
  kit坐起来确认了一下,ming脸上的每一块皮肤都还是好好的白皙,“乱说。”
  
  
  “你刚刚在干嘛?!”
  
  
  他笑起来,露出一排整齐的白白牙齿,却不作声。
  
  
  就在kit以为他会一直沉默下去的时候,ming才开了口。
  
  
  “kit还记得昨天晚上我说过什么吗?”
  
  
  
  
  那时kit拗不过ming,两个人一起出门吃了宵夜。回来的路上并排走在路灯下,走过一段墙壁的时候,ming突然叫住了他,自己往前挪了一步转过身。
  
  
  kit不明所以的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昏暗的灯光在此刻形成了奇妙的错位,墙上两人的影子刚刚好是接吻的恋人样子。
  
  
  “p'kit,我可以吻你吗?”
  
  
  
  
  思绪回转,kit的心扑通扑通的跳动着,他清晰的感到血液在身体里快速的流淌。
  
  
  昨天他没有回答。
  
  
  今天。
  
  
  “p'kit,我喜欢你。”
  
  
  “让我当你男朋友吧。”

昨天梦见自己魂穿四哥。
在超市买东西,然后四嫂从后面追上来很自然挽住我的胳膊😂😂还说ming和kit吵架了。
我应该在梦里抓住机会🌞一下四嫂的。
遗憾了。

【fb】灵魂交换第二天f

瞎写,ooc

————————————————————————

  3.
  
  
  他是真的来到26岁的未来了。
  
  
  再次站在镜子前确认,比起大一的时候好像又长高了一点,也更加强壮和成熟,他终于知道昨天看到beam时那种怪异的感觉是从哪里来的了。
  
  
  整整一个白天加一晚上beam都没有回来,只是在昨天下午的时候给forth发了消息说要值班,然后两个人就没有再联系。
  
  
  forth心里暗自庆幸,他暂时还不知道要怎么面对beam。昨天他为了详细了解一下自己目前的状况特意去翻了ins和推,果然不出他所料,身为宇宙第一直男(划掉),上面几乎没有写什么东西。beam和他的情况差不多,上一次更新已经是在一年前了。
  
  
  算了,还是先出门转转。
  
  
  这么想着的forth穿好衣服收拾干净自己,刚刚抓起钥匙门铃就响了。
  
  
  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个身材娇小的可爱男孩子,一见到forth就开心的打招呼叫P,看起来似乎和自己关系很好。
  
  
  可是,这他妈是谁?
  
  
  “p'forth?”
  
  
  他有点疑惑的冲他摆摆手,大大的眼睛望过来。
  
  
  “进来坐吧。”
  
  
  让开地方放他进来,forth心想着早知道提前十分钟出门好了。对方走到沙发跟前大大方方的坐下来,“等下ming就到了,他路上堵车。”
  
  
  forth朝他点点头,同时露出一个虚伪的微笑。
  
  
  妈的ming又是谁?
  
  
  “pha说他知道一个地方,p'beam一定会喜欢。”男孩眨巴眨巴亮晶晶的眼睛,十分兴奋。forth一下就抓住了话里的重点。
  
  
  pha!
  
  
  他做出好像一下子想起来的表情,站起身来走向厨房。“啊,忘记了,你想喝点什么?果汁好不好?”
  
  
  “呃…好啊!”
  
  
  forth一手打开冰箱,谢天谢地里面还有几个莲雾,一手飞快的解锁手机打开了pha的ins,他昨天看了好些人的动态,唯独忘了pha。
  
  
  在榨汁机启动的短短一段时间,forth再次受到了极大的震撼。
  
  
  外面的这个男孩子,名字叫wayo,竟然是pha的男朋友。
  
  
  以及看到有个备注为n'ming的账号点进去发现,wayo刚刚提到马上要到的人,是kit的男朋友。
  
  
  自己怕不是在做梦?
  
  
  可能是因为pha的原因,forth一直觉得狂野医生帮的三个人都是直的不能再直的钢铁直男,没想到现在居然全部变成了给。
  
  
  
  
  他们没能等到ming,因为beam回来了。
  
  
  wayo看起来就不太会撒谎,他找了一个惨不忍睹的借口之后就匆匆离开了,桌上还摆着所剩无几的莲雾汁。
  
  
  beam坐下来揉了揉自己的额头,看上去满是疲惫,forth带着不能让人看出来的想法硬着头皮端了一杯给他。“吃过早饭了吗,喝点东西吧。”
  
  
  “今天怎么放这么多糖。”beam只喝了一口就皱起了眉头。
  
  
  “你,为什么管yo叫wayo?”
  
  
  “早上的时候roa还联系我说你不接她电话。怎么了吗?”
  
  
  forth汗都下来了。
  
  
  他在心中做了激烈的思想斗争,电话没接是因为他根本不知道那是谁,接下来他也没有把握能扮演好这个26岁的forth。而他面对的是未来最亲密的人,才见过两次面对方就已经发觉他奇怪了。
  
  
  眼下如果不想事情扩大,就必须要依靠beam帮忙了。
  
  
  
  
  “也就是说,实际上你现在只有19岁?”
  
  
  beam表现的有些吃惊,“那我的forth去哪儿了?”
  
  
  forth摇摇头。
  
  
  这的确是一件让人难以相信的事,他不知道beam会不会觉得这是个玩笑。
  
  
  长久的沉默。
  
  
  “行吧,”beam把头靠在沙发靠背上,柔软的头发往后散,露出漂亮优美的脖子。
  
  
  “我来慢慢告诉你。”
  
  
  “我是你男朋友,平时你都叫我老公的。”
  
  
  4.
  
  
  白色的小奶锅里咕嘟咕嘟的冒着热气,散发出的香味是beam正在煮牛奶。
  
  
  半个钟以前他在pha和kit诧异的目光下拒绝了一起去酒吧找wip的这个提议,解释说自己已经约了人,晚一点要去赴约,于是顺利的赶走了两位老铁。
  
  
  聊天界面显示的人是工学院这一届的星星light,是个活泼可爱像小兔子一样的姑娘,beam和她约好等会去接她下晚课,还要然后一起吃宵夜。距离定好的时间还有一个小时,他自然是不急。
  
  
  热牛奶倒进杯子里捧在手心,顺便复习一下今天的课,妹也已经有了,生活真是不要太美滋滋。
  
  
  『beam,我可以带人一起吗?』
  
  
  说到带人,那应该就是light的好朋友natty咯。原来星月比赛的时候她与beam和kit一样,总是守在一边等着,久而久之他们也还算熟悉。最关键的是她!很!漂!亮!
  
  
  一秒钟都没有犹豫beam就答应了。
  
  
  然而现实常常会给充满天真幻想的人们残酷一击。
  
  
  因为这个人是forth.
  
  
  “你不用去找wip吗,我看lam他们都过去了。”
  
  
  “我就不了,”forth自然的把一条胳膊搭在了beam肩上,“上了一晚上课肚子好饿,正好看到light说要和你一起吃宵夜,不介意带上我吧。”
  
  
  “当然,一起去吧。”beam冲他笑笑,一边招呼两个人上了车。
  
  
  难道说forth也喜欢light?
  
  
  既然都已经一起出来了,beam也想的很开,“你们想吃什么呢?”
  
  
  “我不知道唉,有什么推荐吗?”
  
  
  “我知道大门那边有一家鱼丸很不错,不如去试试吧。”
  
  
  forth的声音适时的响起,beam在心中默默想他们俩个的口味还真是相似,那家刚好是他最喜欢的。
  
  
  “走咯。”
 
  
  

【fb】灵魂交换第一天f

搞事,瞎搞!

这个是forth版本的,短篇应该很快就能完。

ooc,ooc,ooc

————————————————————————

  1.
  
  
  forth醒过来的时候天还没有完全亮。
  
  
  很困,也很冷,模模糊糊之中感觉到怀里抱着的柔软热源便毫不犹豫的靠过去。肌肤相贴的触感太美好,香气也好像是完全为他打造的,勾的他忍不住上前亲吻。
  
  
  其实到现在forth都没有怎么清醒过来。他昨天是去喝酒了,看样子是带了个不错的人回来,两个人身体非常契合,那就再来一次吧。
  
  
  就在他想要再做点什么的时候,床头的闹铃不合时宜的响了。
  
  
  原本睡在他身边没有动弹的人不耐烦的按掉手机,磨磨蹭蹭的起来穿衣服。
  
  
  forth被眼前的景象震惊的讲不出话来。
  
  
  侧身站在衣柜边的人,就是pha的那个好朋友beam,虽然看起来好像和平时有点不一样,但就是他没错。昨晚在酒吧的时候他们还好好的坐在一起喝酒,他还要到了forth蛮有眼缘的一位姑娘的电话,万万没想到他们两个竟然一起过夜了。
  
  
  beam熟练的取出一件衬衫套上,扣子还没系上就先整理袖口,胸口和光裸的腿部遍布着大片红色的吻痕。随后他犹豫了一下,又很快的脱下衬衫换成了高领的薄毛衣,遮住脖子上的痕迹。黑色的衣服是贴身的,勾勒出身体修长漂亮的曲线。
  
  
  forth感到喉咙一阵发干。
  
  
  “beam,昨天我…都是我留下的?”
  
  
  简直是废话,说完之后他在心里回答。
  
  
  被念到名字的人一边穿裤子一边转身看了他一眼,“你以为装作什么都不记得就没事了?”
  
  
  forth想我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但是对方看起来有点生气,这个时候他不知道如果说出来了自己会怎么样,索性就决定沉默。
  
  
  “你倒是有半个月假期,我可是还要一大早起来上班,而且今天还有手术好不好。”
  
  
  beam略带不满的埋怨他,急匆匆的冲进卧室里的卫生间。forth这才注意到这根本就不是学校的公寓,也不是酒店的房间。
  
  
  而且beam都在说什么?他怎么听不懂?
  
  
  怔愣了一会儿之后他猛然发现床头柜上摆放着两人的合照,画面里的他还搂着对方的腰,看起来亲密非常。
  
  
  冷静。
  
  
  他这么告诉自己,一不小心对上了刚刚从卫生间出来的beam的目光,他已经把自己收拾干净了,手上还抓着一副细边框的眼镜,而他莫名就想到beam戴这个一定很好看。
  
  
  “还好你还算有点理智,没有把我的眼睛摔碎。”
  
  
  forth觉得自己此刻的表情一定是僵硬的,他还记得他们两个中没有人戴眼镜。
  
  
  beam皱了一下眉头,然后凑近了forth,清新的牙膏味道在周围散开。
  
  
  “还要装傻?要不要我帮你回忆一下?车里一次,客厅一次,浴室一次,床上一次。我想这个礼拜咱们还是分开睡比较好。”
  
  
  他露出洁白的牙齿毫无感情的笑了,然后板着脸表示要去上班了。
  
  
  forth受到了冲击。
  
  
  他翻身下床去找自己的手机,最后拿到手上的居然是一个爱疯15。指纹轻松的解了锁,时间显示这一天2023年10月16日,而手机壁纸是beam的照片。
  
  
  2.
  
  
  『我先回去了。』
  
  
  此刻beam正躲在酒吧的卫生间暗戳戳的给pha发消息。原因无他,从今天晚上见到forth的第一眼起他就注意到了对方带着兴味的目光,在他身上打量了好几个来回,明显的连kit都注意到了。
  
  
  “你惹到forth了?”
  
  
  kit小小声的对他耳语,beam飞快抬眼又收回来,没有错过对方不太高兴的表情。
  
  
  “不知道啊。”
  
  
  他们明明还是和平时一样,一起喝酒,各撩各的妹,怎么今天突然就这样?
  
  
  难道说是因为昨天晚上他要到了forth看起来挺感兴趣的姑娘的电话?
  
  
  不会吧。
  
  
  实在想不出原因,又受不了forth一直看他的眼神,beam打算就这么悄悄溜走。
  
  
  手机塞回包里,对着镜子整理一下头发正要准备离开,没想到forth就在这个时候踏进了卫生间。
  
  
  !
  
  
  beam心里咯噔一下想着尼玛不会现在要揍我吧??
  
  
  对方先开了口:“你要走了?”
  
  
  beam点头,装作潇洒的一边摆摆手一边向门口移动:“我有约了,下次有机会再一起玩吧。”
  
  
  “和谁?男的女的?”
  
  
  forth看起来脸色不太好,beam已经自动跳过了‘关你什么事?'这个问题,只想不能说是女的不然他以为是昨天晚上那个姑娘怎么办。于是他回答:“男的,我们院的一个学长。”
  
  
  为什么看起来更凶了不是应该放心了才对吗?beam想着还是解释清楚比较好,“那个,昨天晚上我就和那个女孩子喝了点东西,她后来和朋友走了。要我把她电话给你吗?”
  
  
  “没事我就先走了。”
  
  
  任beam身经百战也是没想到forth直接抓住了他的胳膊,“去见学长?我送你吧。”
  
  

【all cp】失算(13)

ooc,瞎写吧

————————————————————————

  已经很晚了。
  
  
  琴行离学校不远,却与平日里学生们常常活动的店完全是两个方向。十点过的时候这条路上已经少有行人,路灯昏暗。气温并不算低,但是夜晚的凉风一吹,还是让人不禁从心中升起一种悲凉的感觉。
  
  
  五分钟之前,pha被自己的亲爱的小yo以不许偷听为理由推出了练习室,现在正在孤苦伶仃的独自发呆。
  
  
  他本来开始是装作要走了的样子躲在一边,可是刚刚扒着玻璃窗想要偷看一下就被yo发现了。圆圆的杏眼瞪大,白嫩的小手握成一个拳头的样子挥了挥,这一拳直接击穿pha的心脏。
  
  
  好的好的你最可爱说什么就是什么。
  
  
  坐在琴行的大厅里,脑子里却停不下来。这么晚了yo一个人在练习室会不会有点害怕?里面的光会不会太亮了晃到yo的眼睛怎么办?凳子会不会太硬yo坐着不会不舒服吧?
  
  
  百无聊赖把一切问题都想了一遍,想起身偷偷摸摸去看一眼但是又怕yo不高兴,pha只好掏出了手机打开群聊。
  
  
  p:『男朋友不让我听他练琴怎么办?』
  
  b:『你哪来的男朋友?』
  
  b:『还是你和yo告白了?!!』
  
  p:『没有』
  
  b:『我还以为你已经告白成功了。』
  
  b:『今天的小手牵到了吗?小嘴亲到了吗?』
  
  beam医生自问自答:『没有』
  
  p:『让你失望了,牵到了』
  
  
  pha心里想这应该不算扯谎,毕竟刚刚yo推他出来的时候确实碰到了他的手,碰了一下也是碰!四舍五入就是牵到了!
  
  
  b:『!』
  
  b:『不是爸爸着急,你的进度实在是太慢了!你有没有有想过,像小yo这么可爱的男孩子,现在就已经有很多粉丝了,等到参加完决赛那会是什么样的情景?』
  
  b:『你不要以为你是月亮就真的是学校最帅的人了。』
  
  p:『是的,没有你的forth帅。』
  
  
  面对除了yo以外的人,pha完全能做到毫不留情。
  
  
  b:『关他什么事!』
  
  p:『我只是说出你心中所想而已。』
  
  b:『??』
  
  p:『你就差把forth最帅写到脸上了你个傻瓜』
  
  p:『不信你问kit』
  
  
  聊了这么半天pha才猛然发现kit不在。
  
  
  p:『kit在干嘛?』
  
  b:『被学弟带走了,就是forth的那个学弟ming』
  
  p:『现在都不说他是的yo的朋友了,改口叫forth学弟了,你适应新角色很快哈。』
  
  b:『拜拜了🌚🌚』
  
  
  接下来beam果然不肯说话了,kit又不在,pha很快就再次陷入了深深的寂寞之中。
  
  
  当然,beam的话并不是没有道理的。在过去跟着新生排练的这段日子里,pha已经好多次在休息时间看到有人去向yo搭讪要电话了,这样下去难保yo的心不会跟着谁走掉。
  
  
  想要抓住一个人的心就要先抓住一个人的胃。坚信着这一点的pha决定出门为yo买点宵夜。
  
  
  
  
  买了粉红冻奶,又听从店员的建议选了一块半熟芝士,提着小盒子的pha一踏出蛋糕店就看见了ming!
  
  
  他和kit两个人坐在一家人很多的店里面吃东西,比起晚上pha出门的时候kit已经换了一身衣服,看样子应该刚从健身房出来。
  
  
  不过准确一点来讲应该是kit埋头吃面,ming一动不动的坐在那看着他。
  
  
  kit抬起头看了ming一眼,对他说了些什么,ming一下子就笑了,他随便吸了几口插在杯子里的吸管,仍然专心的看着kit。
  
  
  没过几秒钟,ming好像发现了什么,他找出一张纸巾来,直接就给kit擦嘴,而kit竟然好像习以为常完全没有拒绝。
  
  
  pha觉得自己老爸爸的心脏好像有点受不了。
  
  
  一起竹马竹马竹马长大的三个人,明明是他最先分化,也是最先有暗恋对象的,结果到头来kit这边已经暗戳戳好上了,beam也刚刚成年就标记完成。
  
  
  只有他,因为当年作死,直到现在都不敢再轻举妄动。
  
  
  单身的老父亲,悲伤。
  
  
  
  
  也许是因为在过去的一个钟头内受到了来自两位老铁的恩爱暴击,总之当pha看着yo穿着干净的白色T恤,盘着腿坐在练习室地板上乖乖捧着饮料喝的时候,心开始不受控制的跳动起来。
  
  
  “p'pha,你不吃吗?”
  
  
  说话的时候红润的唇一张一合,一定很软,不知道是不是粉红的味道。
  
  
  想尝。
  
  
  可是,会不会吓着他?第一次的话,还是先不要太过。
  
  
  眼神好像太过炽热,yo有些奇怪的放下杯子,疑惑的看着pha。
  
  
  “p?”
  
  
  下一秒,pha飞快的在他的额头上留下一个吻,轻的像一片羽毛落下。

  突然想写一个狗血灵魂交换的故事!
  
  
  大一的时候还不怎么熟悉甚至稍微有点看不惯对方的fb,以及在一起6年老夫老妻没羞没臊的26岁fb
  
  
  一天大一beam和26岁beam灵魂交换了!
  
  
  26岁forth:亲爱的我们来【】吧!
  
  大一beam:卧槽这是啥谁是你亲爱的?!!疑惑吃惊又不敢讲出来非常憋屈!pha和kit快救我!!!!
  
  
  
  大一forth:为什么最近那个家伙变得那么奇怪总是用那种眼神看着我?!咦我的心怎么跳的那么快?
  
  26岁beam:明晃晃勾引分分钟得手。
  
  
  
  或者是f和f交换,
  
  
  26岁beam:怎么了不开心?来亲个抱个【】个!
  
  大一forth:所以我未来是和他在一起了??我竟然还觉得挺不错?!
  
  
  
  大一beam:不好forth又来了最近总觉得他总盯着我是不是要揍我我还是先回宿舍了!
  
  26岁forth:不管了直接拿下吧反正都是我的!!
  
  大一beam:???
  
 
  

【fb】nightmare(九)

写了一点点,完全ooc

接下来是不是该让forth大佬揍他?可是万一给打死了beam不就白牺牲了?啊,好难,写不出来。

————————————————————————

  81.
  
  
  beam在哭。
  
  
  沉陷在睡眠之中,把修长柔韧的身体蜷缩在一起,即使在梦里,也只是隐忍的无声的流泪。
  
  
  forth很自然的想去抚摸他的脸颊,手举到半空中半晌又放下。
  
  
  他到底知不知道自己有多招人喜欢?
  
  
  十几岁的时候就是那样。圣诞节回家的时候,面对许久未见的哥哥给出大大的拥抱,毫无防备露出白皙的颈脖还散发着柔软的香气,含情脉脉的眉眼。
  
  
  forth被蛊惑了。
  
  
  状似不经意的用嘴唇蹭过耳垂,呼出的热气打在beam的颈间,结束拥抱之后他连耳尖都变得通红。
  
  
  可爱。
  
  
  一直以来forth都被称赞成正直的光明磊落的孩子,原先他也这么认为,不过从那时候起他不想了。
  
  
  黑暗从来都是存在的,它躲在某个小小的角落,小心翼翼的隐藏起自己。等到beam出现的那一刻再伸出试探的触角,不知不觉的缠绕着他,等待最后将对方脱入深渊。
  
  
  他还是没能忍住,俯下身去蹂躏对方红肿的嘴唇。
  
  
  82.
  
  
  多年前的pring是Lilac有名的学生。活泼大方的美丽姑娘,父母双方都是魔法师,有着纯正的血统和过人的天赋,同时担任着级长。不仅在学生中人气极高,就连学校里最严苛的老师也很喜欢她。
  
  
  现在她正坐在forth面前,海藻般的长发散在肩头,柔软的裙子一直覆盖到脚面,笑起来温柔动人,很难让人相信她已经学习了很多年的黑魔法。
  
  
  “那个时候,小Jaturaphum先生来找我。”
  
  
  她抚弄着指甲上镶嵌的亮晶晶的东西,眼睛不知道在看向哪里。
  
  
  “他拜托我把一个人藏起来。”
  
  
  “要让所有人都忘了他的存在,让他的身边只有他一个。”
  
  
  “这个人虽然有家庭,但是却不是亲生的孩子。想要抹掉他的过去再容易不过了。”
  
  
  “最麻烦的地方是你。”
  
  
  说到这里她停住了。带着揶揄的目光看向forth,好像轻松的就能把人的思维穿透。
  
  
  “你对那个人,有很强烈的情感与牵挂。”
  
  
  “如果你早认识我,那么提出这个要求的人也许就是你了。”
  
  
  forth下意识的握紧了两只手。
  
  
  “你这里。”她尖细的手指落在心口的位置,“想做的不是一样吗。”
  
  
  “用链子锁起来,关在身边,谁也不让看见,对不对?”
  
  
  83.
  
  
  pek躺在beam的床上,身上还盖着他的被子。
  
  
 马鞭草清新的冷香围绕着他,好像把beam抱在怀里一样。他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做了。
  
  
  在一切感情被挑破之前beam是那个会任由他拥抱撒娇的好哥哥,他曾经完全沉醉在对方给他的温柔美好的景象中,天真的以为那样是最好的。
  
  
  后来他不满足了。
  
  
  他看见beam和forth之间闪耀的火花,他们在沉默之中也能相互交换充满爱意的眼神,在寂静的夜晚偷偷的亲吻。
  
  
  嫉妒的情绪在心中疯狂滋长,大哥对beam做的事,他都想要一一试过。
  
  
  更加不想放手了。
  
  
  屋外闹哄哄的,皮鞋踏着地板的声音轻快的响起。有仆人在阻止,还有人摔倒在地上,门最终被一脚踢开,是kit。
  
  
  “kit哥?”
  
  
  他微微抬起头,露出完美的无辜眼神。kit完全不吃这一套,他怒气冲冲的来到pek身边质问他,“你把beam藏到哪去了?!”
  
  

【fb】nightmare 时间线

  nightmare这个故事好久没更,翻回去看真的写的相当乱了,如果不是我写的我应该都不知道在讲啥😂😂
  
  灵感来源于哈利波特的一篇同人,好久以前看的写的超级好(可惜作者在倒数第三章的时候弃坑了),换手机以后找不到了。
  
  然后今天整理一下时间线。

     非常雷!慎重观看!(伪)骨科!
  ——————————————————
  
  forth 9岁,beam 9岁,pek 6岁,yo 1岁,nate 1岁。
  这一年beam魔法觉醒发现自己不是亲生的,当时很恐慌不小心烧坏了妈妈的披肩。
  
  
  12岁beam和pha,kit一起进入Lilac学魔法。
  
  
  forth,beam 17岁时在槲寄生下接吻暗生情愫,后来在一起了。
  
  
  从18岁时起forth时常悄悄的去beam房间过夜。
  
  
  forth,beam19岁的时候forth在念军校。11月份三天假期里。
  第一天是pek16岁生日,请了大家一起过,但是这一年yo摔断了腿,没能参加。
  第三天是Lilac的家庭日,forth和pek作为beam的兄弟去参加了,并且在教学楼前拍照留念。
  
  
  forth,beam 24岁,pek 21岁。
  forth出差三个月,pek挖墙脚,以死相逼要和beam结婚,beam最后崩溃妥协。结婚之后搬家。
  pek找到魔女用黑魔法抹掉beam的过去。
  除了魔女,妈妈和pek以外,其他人记忆中的beam都被替代了。烧坏披肩的人变成了pek,参加16岁生日会的人变成了yo。照片中的beam全部也都消失。
  所有的屋子里都有带魔法的小猫画像,pek用它来观察beam。
  
  
  25岁,forth在停电的夜晚因为看不见所以凭借身体的记忆去了beam的房间。
  失忆后的forth第一次见beam,【10】里面摔杯子的是pek.
  差不多就到这了🌚🌚🌚